临界

【舟渡】何为情爱?一日三餐

①角色属于p大,ooc属于我
②emmm就是在看《小先生》时突如其来的短小脑洞
③小甜饼,放心食用。你说午餐?被我吃了。

正文

Ⅰ早餐

       第一场秋雨来的突然,将猝不及防的夏天的余热浇了个干净。费渡这副医生预言以后会“嘎嘣脆”的身子骨,在昨天淋了点雨后又吹了风,不负众望地感冒了。

       今天骆闻舟起了个早,用手轻试了下枕边人的额头,确定不热后,才轻出了口气。小心翼翼地按住两人中间的被子,从另一边掀开,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卧室。骆闻舟边走边在心中感慨,昨晚一直担心娇弱的总裁半夜发烧,一晚上都没有睡沉,也是规规矩矩的姿势。要是换做以往的相拥入眠,那绝对会是对骆队身手的一项艰巨考验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走进厨房,系上了超市购物赠送的丑萌围裙。找出苏叶、生姜,刚准备淘米就听见身后一阵悉悉索索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一转头便瞅见了拖着被子,犹自睡眼惺忪的费渡。费渡揉揉眼,打了个小呵欠,看着围着围裙的骆闻舟,准备送上一个明媚的笑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早”字还没说出口,费渡就被匆忙擦了把手的骆闻舟连着身上的被子一起抱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皱着抱着费渡,嘴里不停地对该屡次知错不改同志进行思想教育“醒了就穿好衣服啊。还有鞋,你的拖鞋去哪儿了?光着脚容易着凉啊,这要是没人看着你你还不得反了天了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费渡仰起脖子在骆闻舟唇上印下一吻,开口半撒娇道:“哥,我这不是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动作一顿,然后嘴里一边说着“少来,我对你这一套已经免疫了。”一边在弯腰给费渡裹被子时,掩饰性的咳了一声。费渡眯起眼掩住了眼底马上要溢出的笑意,任由骆闻舟“摆弄”,没有点破。

         骆闻舟直起身来,看着看起来就很暖和的费渡,费渡则一张脸上写满了乖巧,歪了歪头。骆闻舟在不动声色中,心脏不自觉的悸动,伸出手夹了下费渡的鼻尖,留下句“早饭喝粥,你在这儿先等会儿,我去做饭。”转身回了厨房。费渡摸了摸鼻子,似乎闻到了骆闻舟手上的味道,有些清清凉凉的香甜味,以及另一种……

      “师兄,不要吃姜。”费渡朝厨房的方向抬高声音喊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手上动作一顿,嘴角勾起个坏笑,回道:“好啊,那就不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费渡听到回答反而有些不放心,这大流氓会答应得这么爽快?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洗好米后,将大米倒入小瓷锅中,大火煮粥,然后将苏叶切末,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行云流水般熟练的动作着。

        费渡在沙发上看着不时出现的骆闻舟,心是暖的。骆闻舟并不是“远庖厨”的君子,身上染着的烟火气是家的安稳。一双布着茧的大手,将费渡从孤冷的沼泽中拉出,将他养在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 骆一锅从一旁迈着骄傲的步伐,挪动着自己过于丰满的身躯。走到沙发边,正想得出神的费渡顺手撸了一把骆一锅,吓得它喵的一声向后灵活的退了几步,不满的瞪了眼费一锅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费渡笑了笑,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,道:“师兄把你照顾的真好,长得这么……富态。我以后……”还没说完,费渡似乎就被自己的想象逗得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 骆一锅盯着费一锅看了一会,似乎得出了这个同类似乎脑子不太灵光的结论,头一扭,迈着猫步朝阳台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厨房内,骆闻舟估计着时间撒进苏叶和几滴花生油,几分钟后将火关掉,让粥在瓷锅中再焖一下。这时米粥的香气已经争先溢出厨房,带着苏叶薄荷似的清甜气息。

       骆闻舟用小托盘托着两碗粥,奶白色黏稠的粥和绿色的苏叶相得益彰。旁边挨着的,是烤得面包,奶香的味道透过软蓬蓬的身子,似乎几米开外都可以闻到。看得费渡觉得自己都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一边收拾餐桌,一边让费渡去洗爪子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 费渡拿起小瓷勺盛了一口,粥恰到好处的稠滑,软糯香甜的米和着苏叶类似薄荷的清甜,仿佛是对味蕾的无上嘉奖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问道:“这粥还合咱费总的口味吗?要不要再加些糖啊?”费渡点点头,骆闻舟便顺势加上了一大勺姜红糖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费渡一脸“原来在这儿等着呢”的嫌弃,骆大爷老神在在地开口道:“这姜红糖可以祛风寒,这苏叶粥可以治风寒咳嗽,还补气。多喝点一会儿再给你盛一碗。”费渡这样就在骆大爷的每日养生课堂中吃完了早饭。


Ⅱ午餐

午餐嘛,外卖居多吧。或者是骆队给费总的爱心盒饭之类的?



Ⅲ晚餐

       连轴转加班了一周的骆闻舟,终于在6点多写完报告后,整个人瘫在了椅子里。骆闻舟强撑着想亲热的上下眼皮,他刚才还回了家里那位的短信,说一会儿就到家。骆闻舟站起身,稳了稳发昏发胀的脑袋,拍了拍被加班折磨的形如枯槁的郎乔,嘱咐她临走时喊醒陶然,自己先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夕阳的余晖将骆闻舟的影子越拉越长,路两旁的树几近裸露的树枝不时轻摆几下,路上行人行色匆忙,无一不在向家的方向赶着。

        家,骆闻舟不禁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 有猫,有食物,有自己现在急需的舒适的床……最重要的是,有一个他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走到门前,钥匙对着门孔却两次都没对准。骆闻舟叹了口气,几天的连续工作确实身体有些透支。

        开了门,入眼的就是昏黄的灯光下看手机的费渡。在骆大爷的眼中,就好像加了柔光滤镜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费渡一看见骆闻舟便起身快步走向他,一把将骆闻舟拥入怀中,感受着颈边有些扎人的胡须。费渡深吸一口气,轻拍了一下骆闻舟的背“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费渡放开他,大拇指轻擦过他眼底的青黑,没说一句话。骆闻舟握住他的手“没事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费渡感受着手背上的温度,顿了顿,道:“吃过了。我去给你下点饺子吧,你先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强撑着走向浴室。稀里糊涂的冲了几下便潦草的擦了擦水,神情恍惚地走向卧室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倒在床上,响应周公的号召,不一会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他依稀听到了有人叫自己……是费渡。骆闻舟伸手把费渡一下揽到自己身边,对方乖巧的呆着,骆闻舟满意的蹭了蹭他。

        费渡无奈的开口“师兄,起来吃点东西再睡。我把碗端过来。”说着便要起身。费渡刚破除各种来自骆大爷的阻挠坐到床边,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便又被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费渡没了办法,在他怀里调整了下姿势。唉,那就先睡吧。


彩蛋1
骆一锅在卧室门口一圈又一圈焦虑地徘徊着,铲屎官怎么刚回来就又不见了,肯定是另一个人的错喵。


彩蛋2
爱之于我
是一日三餐
是柴米油盐的平淡
是城市喧嚣褪尽的万家灯火
更是……

最后!例行求小心心和评论!爱你们!

【出本】出盾冬本求回血o(≧口≦)o

占tag抱歉了

原谅我这辣鸡的拍照技术,那个,其实还有一本小料的没来得及拍,好像是50题吧.....【望天】

三本abo哦姑娘们,打包贱卖哦姑娘们,救救吃土少年吧qaq

有意的评论或私我哦~